海军航空兵大学JH-7战斗机夜训美图
来源:海军航空兵大学JH-7战斗机夜训美图发稿时间:2020-04-05 18:12:41


首先,这是对克罗泽尔“泄密”的惩戒。自疫情发生以来,美国疫情防控工作饱受诟病。比如,美国疾控中心从3月2日起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美国长老会医院麦卡锡甚至通过电视恳求卫生部门对疑似病人检测,美国民众对政府应对迟缓非常不满。而克罗泽尔发信向海军高层求援,且这封信被媒体公开,显然将远在大洋上的航母疫情形势以及军方的应对不力公之于众。正如莫德利所指责的,“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莫德利的表态说明,这次震动美国舆论的“泄密”事件让美海军高层颇为被动。撤换舰长,就成了美海军高层意图挽回颜面的不二选择。

俄罗斯空军伊尔76重型运输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克罗泽尔在信件中写道,“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我们将无法妥善照顾我们最值得信赖的资产——舰员。”CNN援引一位美国国防官员上周五(3月27日)透露的消息称,“罗斯福”号上已有137名舰员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占美国军方确诊人数的10%以上”。但讽刺的是,美国军方却将解职决定归咎于克罗泽尔“糟糕的判断力”。

董恩盛的研究方向是疾病模型,也就是用数学模型和计算机代码来解释一些流行病学、公共健康方面的问题,对全球流行病的发展趋势做基本的判断和推测。在今年1月份,新冠肺炎疫情还尚未在全世界范围流行起来时,他就和导师达成一致意见,想要做这样的一份数据地图。

最后,美军认为泄密事件对其战略威慑能力造成影响,因此需要以儆效尤,避免重蹈覆辙。“罗斯福”号航母之所以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为的是通过前沿部署实现前沿威慑的目的。在美海军高层看来,暴露航母上的疫情,不仅无助于实现既有目标,反而可能“危及”军队战斗力。

如今,这个网站已经成为多国政府高层、公共卫生学者和主流媒体引用最多的疫情数据来源,更新和运营这个网站成了董恩盛的“主业”。

董恩盛说:“1月21日,我们(董恩盛和导师)大概商定了要做这样一个数据图表,当天晚上我大概花了7到8个小时时间,就做好了第一版。然后1月22日早上11点左右我的导师通过推特把这个图表发布到了全世界的平台上。”

第3架俄罗斯空军包机安—124,则于4日13:40从新西伯利亚机场起飞,计划同日20:00降落浦东机场,装载好防疫物资后,于5日上午返回。

俄罗斯空军伊尔76重型运输机

杜鸿儒说:“相当于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这些数据源都是不同的格式,也可能都是不同的语言,我们需要把各个数据源汇总了,再整理、再清洗成我们需要的格式,然后再上传到这个数据图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