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9-20 20:53:26

                                                              因为在堕胎权、同性婚姻、移民、医保等问题上的立场,她是许多自由主义者的英雄,但她最亲密的朋友之一,是非常保守的已故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

                                                              杨邦国  资料图

                                                              她的健康状况在2018年12月开始滑坡,当时她接受了肺叶切除术,之后工作状态就是昏昏沉沉,开会打瞌睡,甚至记不起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内容。

                                                              她在推动允许妇女进入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的意见书里写道:“依靠过分笼统的概括……对大多数男人或大多数女人的看法进行估算,不足以剥夺那些才华横溢、能力超出一般描述范围的妇女的机会。”

                                                              2010年10月,埃琳娜·卡根宣誓成为美国历史上第四名女性高法法官

                                                              另外,耶鲁出了4位共和党籍的总统——塔夫脱、福特、老小布什,就连该校毕业的民主党籍总统克林顿也接近于中间立场,跟从肯尼迪到奥巴马的民主党主流派系(“哈佛帮”)有相当距离。

                                                              受贿近两千万,获刑12年

                                                              而在2018年被提名的布雷特·卡瓦诺,曾是中间派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的法律助理,因担任白宫法律顾问和行政秘书这段经历,与小布什的关系密切,可能存在“倒戈”的倾向,但他经过了民主党在国会参院挑起的关于他涉嫌性侵的冗长而冒犯性的听证会后,日后再倒向自由派的可能性几近于零。

                                                              如果拜登明年出任总统,他就有其他机会提名大法官补缺。

                                                              最高法院现在的“九人”中,金斯伯格是最年长的一位。她的死留下了空缺,共和党方面迫不及待要填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