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康得新19亿资产遭查封 21亿采购未见“一个包装盒”

2019年05月13日 08:49    来源: 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杨玲玲

  因122亿银行存款和21亿设备采购款去向成迷,昔日白马股*ST康得(002450.SZ)数日内两遭深交所问询。

  事情缘起于*ST康得披露的2018年年报。该年报被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多达10项。其中,*ST康得及其子公司账面显示其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存款余额共计 122.1亿元,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却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

  深交所就此两度下发关注函。5月10日,在第一次回复未能让深交所满意后,*ST康得进一步披露称,“公司没有(资金)内部划转的原始材料”“目前无法确定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投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仍未对巨额资金去向给出定论。

  事实上,因债务违约、财务造假、高层动荡、涉嫌信披违规等问题,*ST康得正遭遇上市以来的最大危机,而公司到底隐藏了怎样的财务谜团?针对相关问题,长江商报记者致电致函*ST康得董秘办,截至发稿电话无人接听,邮件未予回复。

  巨额资金去向成谜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ST康得登陆深圳中小板,此前一直被认为是“白马股”。

  近日,*ST康得发布的2018年财报牵扯出一系列资金疑云。该年报被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多达10项。同时,公司新董事、监事、董秘、副总裁均表示,无法保证年报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并不承担个别和连带责任。三名独董杨光裕、张述华、陈东也对年报发表了异议声明。

  根据年报披露,*ST康得三位独立董事杨光裕、张述华和陈东提出,截至2018年12月 31日,*ST康得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60.94亿元,相应计提坏账准备12.28亿元,目前审计机构尚未完成对客户的走访和核实。从应收账款的历史数据和回款情况分析,其认为这些应收账款全额或大部分收回的可能性不大,进而对营业收入的真实性表示存疑。同时,三位独立董事对于北京银行的百亿存款余额的真实存在强烈质疑。原因是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并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曾经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注册会计师就此笔存款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发出询证函,对方至今没有回复。

  另值得一提的是,年报中,三位独立董事对一笔高达21.74亿元的募集资金使用提出质疑。根据公告,从2018年6月开始,康得新全资子公司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与中国化学赛鼎宁波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一系列委托采购设备协议,并使用募集资金向中国化学赛鼎宁波工程有限公司预付款项 21.74 亿元,至今却连一个包装盒也没有见到。

  年报发布的同一天,康得新收到了深交所的“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ST康得新”变更为“*ST康得”。随后,深交所接连发来两份关注函追问相关问题的详情。然而,截至目前,*ST康得始终无法对122.1亿元的银行存款去向给出定论,也无法解释明公司选择中国化学赛鼎进行采购的原因。

  债务接连爆雷

  事实上,2018年末账面上还躺着153.16亿元货币资金的*ST康得,自今年1月以来,接连出现债务违约。

  1月15日,*ST康得首次出现债务违约,其未能按照约定偿付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本息10.41亿元,随后,其又于1月21日表示,无法按约定偿付2018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本息5.22亿元。

  此后,*ST康得的债务违约未见好转。2月15日,*ST康得再次发生违约,因公司银行账号被冻结或查封,造成流动资金紧张,其未能按期足额偿付2022年到期的10亿元中期票据“17康得新MTN001”的利息,合计5500万元,构成实质性违约。

  3月14日,*ST康得再次公告无法按期偿付2020年到期的3亿美元担保债券的900万美元应付利息。而截至4月18日止,*ST康得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境外债券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利息,已构成违约。

  受债务危机拖累,*ST康得经营业绩也在大幅下滑。根据公告,2019年第一季度,*ST康得营收5.37亿元,同比下滑84.87%;净亏损3.06亿元,同比下滑142.77%。

  除了企业债违约,*ST康得部分财产已经被法院查封,被查封的财产涉及公司的部分土地、房屋建筑物及部分机器设备:土地面积合计706860.10平方米,房屋建筑物面积合计181817.60平方米,机器设备合计1314台/套,资产原值合计18.94亿元。

  高管换血“戳破”问题

  记者注意到,年报披露后,不保证财务真实性的董秘杜文静随即闪电辞职,留下一地鸡毛。

  根据*ST康得5月7日公告,董事会于2019年5月5日收到董事会秘书的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杜文静女士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及其他一切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ST康得已有多位高管相继离职。其中,4月30日,*ST康得公告称,于2019年4月28日收到公司独立董事陈东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

  此前,*ST康得原董事长钟玉因个人原因递交了辞职报告。今年1月30日,在公司任职18年的“二把手”徐曙辞去总裁职务,仍担任董事及总裁管理委员会顾问职务。今年2月,*ST康得举行了新一届董事会的选举,当时唯一参加选举的“老董事”只剩徐曙,但其最终以0.4%的赞成票率之差不敌通过临时提案补充为候选人的余瑶。而且,当选新一届非独立董事和独立董事全是新面孔。

  2月15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发问询函,要求*ST康得对近期进行的董监事“大换血”的原因进行说明。对此,*ST康得回复称,主要是为了优化及完善法人治理结构,规范公司各项经营管理工作,同时部分董监事因公司目前困境或个人原因无意继续参选,因此新提名多位具备专业经验的董监事,以促进企业发展。

  而在年报中,三名新上任的独立董事杨光裕、张述华及陈东措辞严厉地指出:“以往的康得新,在很大程度上失去独立性,治理结构上存在缺陷。”可以说,新一届独立董事的上任打破了*ST康得“装睡”的局面。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在公司财务报表遭到强烈质疑的情况下,2018年报告期内,徐曙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依然高达455.53万元;财务总监王瑜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73.53万元;杜文静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89.76万元。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康得新19亿资产遭查封 21亿采购未见“一个包装盒”

2019-05-13 08:49 来源:长江商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