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兆物网络业绩存疑:净利大增经营现金流却锐减八成

2019年06月17日 08:46    来源: 长江商报     魏度

    兆物网络业绩存疑:净利大增经营现金流却锐减八成 7名高管股东来自北京同一公司涉嫌关联违规

  “让网络更加安全、让信息更有价值”,10年前,山东兆物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兆物网络)就喊出了这一相当响亮的口号,如今进入验证时刻。

  兆物网络主营业务为网络信息安全与大数据信息化领域的技术研究、产品开发、销售及服务,主营产品包括网络行为分析产品、电子数据取证产品、网络安全审计产品、基于大数据和应用交换系统的新一代信息系统。

  伴随着近几年信息、网络安全日益受到重视,兆物网络试图借IPO,募资4.39亿元,2年内复制一个兆物网络,分享行业发展大蛋糕。

  兆物网络规模偏小。截至去年底,公司总资产不过3.45亿元,年营业收入不到2亿元,净利润不足亿元。

  此外,公司应收账款及存货逐年增长,占流动资产比例较高,公司将面临流动性压力。

  备受质疑的是,兆物网路的高管包括实控人、董事长李民在内,大约有7名股东、高管均来自北京瑞邦一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瑞邦)。如今,北京瑞邦已被工商部门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多达7名高管、股东“师出同门”,兆物网络究竟是北京瑞邦的异地复制还是另起的炉灶,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让人一头雾水。

  真相是什么,在这方面,兆物网路的信息披露也有所缺失。

  税收优惠为净利润增色

  闯关IPO关键期,净利润大幅增长,经营现金流净额反而锐减。这让市场对兆物网路盈利能力的真实性存疑。

  兆物网络成立于2008年,主营业务为网络信息安全与大数据信息化领域的技术研究、产品开发、销售及服务。2016年6月29日,公司实施股改,并筹划冲击资本市场。去年12月19日,公司向证监会递交了A股上市申请,并在当年12月28日进行了预披露。

  不可否认,作为近年来火热的网络信息安全、大数据信息化等领域,兆物网络的IPO进程备受关注,市场也普遍看好该行业发展前景。

  然而,深耕该领域多年的兆物网络经营业绩并不稳定。2015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1亿元,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下同)5396.1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5007.90万元。1.21亿元营业收入,净利润就超5000万元,利润率足够高了。

  2016年至2018年(简称报告期),兆物网络实现的营业收入为1.31亿元、1.84亿元、1.94亿元,2016年较2015年微增千万元,去年较2017年也是微增千万元,唯独在2017年,营业收入增加了0.53亿元, 增幅达40.46%。同期净利润为3378.30万元(因股份支付导致净利润减少)、6456.46万元、7363.70万元,扣非净利润为5099.48万元、6202.68万元、7099.15万元。

  对比发现,2018年较2017年的营业收入仅增加千万元,而扣非净利润却增加896.47万元,同样在2016年,营业收入增加千万元,扣非净利润仅增加91.58万元。变化之大。总体而言,2015年至2018年,公司扣非净利润稳步在增长,2017年、2018年,IPO关键期,增长似乎是在配合闯关而有加速迹象。

  不过,与之对应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就没有这么配合了。2015年至2018年,兆物网络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591.89万元、5453.42 万元、6832.81万元、1518.81万元。去年,净利润是近四年来最多的, 但其经营现金流净额反而是最少的,去年较2017年减少了5314万元,减少幅度为77.77%。

  实际上,近几年,兆物网络享受的税收优惠为净利润数据增色不少。报告期,公司享受到的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2190.09万元、1855.96万元、2846.11万元,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62.43%、28.75%、38.65%。

  大部分高管出自“同门”

  兆物网络最令人费解之处是,公司大部分高管曾供职于同一家公司。

  招股书显示,兆物网络的前身兆物有限成立于2008年8月28日,由李民、陈宇钧、王晖、万晴、荣强、张志虎、陈传军、刘朋、郝振石等9人共同出资300万元设立,其中,法定代表人李民出资171万元、 陈宇钧出资36万元,分别占注册资本的57%、12%。

  2010年,公司增资至500万元,2011年增资至1000万元,均由前9名股东按比例增资。

  后经多次增资及股权转让,截至目前,前七大股东仍然为李民、陈宇钧、王晖、万晴、荣强、刘朋、郝振石 等7名创始人,另3名机构股东实际上是员工持股平台。

  目前,李民为兆物网络公司实际控制人,同时担任公司董事长。此外万晴、荣强、郝振石、刘朋等4人均为公司董事,同时还分别担任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数据技术总监、网络安全技术总监、系统技术总监等职位。

  此外,陈宇钧还担任公司监事会主席。

  根据招股书披露,李民1988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学院计算机与通信专业,在淄博市邮电局工作8年半,而后离职。2000年9月至2008年8月,李出任北京瑞邦技术总监,而2008年8月至2016年9月,其又出任兆物有限执行董事、总经理,2016年9月至今任股份公司董事长。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包括公司董事长李民、部门经理陈宇钧、副总经理王晖、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万晴和数据技术总监荣强在内的5名持股超过5%的高管,同时在2008年8月辞职。同月29日,兆物网络成立。此外,刘朋、郝振石等也曾在北京瑞邦工作过,也在上述同一时间离职、同一时间加入兆物网络。

  企查查显示,作为公司多名高管的前东家,北京瑞邦成立于2000年9月,是一家具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双软(软件企业、软件著作专利)企业,其法定代表人为胡明。北京瑞邦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但是,兆物网络并未披露兆物网络与北京瑞邦存在关联关系。

  诡异情况受到了证监会重点关注。今年5月17日、24日,证监会两次下发的反馈意见中均指出多名高管曾在同一公司任职情况,要求说明北京瑞邦注销原因,有无重大违法,上述人员在北京瑞邦任何职务,兆物网络业务与之有何关联,有无影响任职资格的情形等。

  募资4.39亿再造一个兆物

  兆物网络试图借助IPO进行大举扩张,风险也不小。

  兆物网络的客户集中度较高。2015年至2018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的收入分别为5018.42万元、3445.37万元、10297.78万元、6871.54万元,占当期公司营业收入的41.39%、26.24%、56.00%、 35.37%,占比出现较大幅度波动。

  备受关注的是,兆物网络前五大客户,全部为全国各地公安部门,近三年,来自公安部门的营业收入占当期公司营业收入的80.26%、87.64%、81.12%。

  对此,兆物网络解释称,在网络安全问题日益凸显大背景下,网络监管部门、行政执法部门、司法机关等政府部门以及企事业单位不断加大在网络安全方面的投入,成为网络安全产 品的主要客户群体。其中,公安机关负有监督管理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安全保护工作以及预防、制止和侦查违法犯罪活动等重要职责,公安系统客户为网络信息安全行业的重要客户群体。

  不过,同业可比上市公司中,美亚柏科来自司法机关及行政执法机关的收入占其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9.00%、64.18%、66.65%。任子行来自公安部门的收入占比为50%左右。

  去年,受公安机关职能调整影响,其在手订单仅21单,金额4079.21万元,而2016年、2017年为37单、49单,金额为9031.14万元、9336.75万元。去年,无论是订单数量还是金额,都大幅缩水。

  此外,受公安部门财务计算周期较长因素影响,兆物网络的应收账款持续上升。报告期末,其应收账款余额为6875.80万元、6484.29万元、10602.53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52.35%、35.26%、 54.57%。

  目前来看,虽然兆物网络规模小,但因为无任何债务,现有资金足以维持运营。但兆物网络并不满足于现状,准备借IPO募资大干一场。

  此次IPO,公司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拟募资4.39亿元,所募资金将围绕公司网络行为分析产品升级、取证产品升级、营销和售后服务网络建设等主营业务进行投资,其中9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10余年发展,截至去年底,兆物网络总资产不过3.45亿元,营业收入不到2亿元。此次IPO一次募资就达4.39亿元,剔除9000万元补血资金,还有3.49亿元投入主营业务。这意味着,未来三年,兆物网络要复制出一个兆物网络。

  只是,兆物网络有能力消化产能吗?截至目前,公司的客户也仅仅局限于为数不多的几个省市。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兆物网络业绩存疑:净利大增经营现金流却锐减八成

2019-06-17 08:46 来源:长江商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