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喜马拉雅再传上市 如何面对退去的行业热潮及版权乱相

2019年06月18日 07:30    来源: 投资者网     冯伟康

    喜马拉雅再传上市 如何面对退去的行业热潮及版权乱相?

  天眼查数据显示,6月6日,足求(天津)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喜马拉雅主体公司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股30%,为其第二大股东,新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机器人、电子产品、智能家居设备销售等。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今年2月份,喜马拉雅与猎豹移动旗下的猎户星空联合成立的北京小雅星空科技有限公司,喜马拉雅作为大股东占股65%,猎户星空占股35%。据悉,这个公司负责喜马拉雅硬件产品——小雅AI音箱的开发制作。

  对此,喜马拉雅相关负责人告诉《投资者网》:喜马拉雅在加大对汽车、智能家居等终端的布局。喜马拉雅希望通过布局智能硬件为声音从手机拓展更多便利性的场景,以扩大使用人群和商业机会。

  《投资者网》在天猫喜马拉雅好声音旗舰店看到,共有四款智能音箱产品,其中价格较为低廉的产品售出1177件,其余产品均未超出200件。

  有声音认为,这是喜马拉雅在上市前借此进一步扩大业务线和用户覆盖量。

  事实上,自去年开始,关于喜马拉雅上市的传闻就不绝于耳,5月份大范围的股东变更更是引发了业内对于喜马拉雅将于今年上市的猜想。

  上市疑云

  一次大范围的工商变更,又引来了关于喜马拉雅“即将上市”的猜想。

  5月24日,第三方企业查询工具数据显示,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包括小米副总裁洪峰在内的12名董事退出,仅剩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一人。同时,在股东层面,小米旗下的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退出了股东行列,受此影响,公司注册资本减少314余万元,缩减5.22%。

  此前在4月23日,好未来旗下欣欣相融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也退出了喜马拉雅股东行列,彼时喜马拉雅公司注册资本随之减少了85余万元,缩减1.41%。

  5月26日,喜马拉雅FM回应称,此次变动是因为公司搭VIE结构,所有境内VIE公司的董事变更为境外母公司的股东,属于VIE标准结构;喜马拉雅FM目前没有明确的上市计划,若有会尽早和大家沟通。

  然而,自媒体“IPO早知道”对此质疑称,在2018年8月喜马拉雅在进行E轮融资时就已经完成VIE架构搭建。当时的投资方包括春华资本、腾讯、泛大西洋投资、华泰证券、高盛和新天域,共计投资4.6亿美元,投前估值29.4亿美元,投后估值34亿美元。该轮融资在2018年9月正式完成交割。

  对此,《投资者网》向喜马拉雅方求证,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其他媒体报道不属实。”

  事实上,过去一年喜马拉雅一直经历着“即将上市”的传言,2018年5月份,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表示,喜马拉雅估值已经达到200亿元,希望明年能够进入A股上市。不过随后余建军回应称没有任何IPO安排。

  去年7月初,又有自媒体爆料称,喜马拉雅已完成40亿元融资并计划2019年赴港上市,估值也从最初传言的200亿元飙升到500亿元,但仍遭到喜马拉雅方面的否认。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国内最大的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FM总用户规模已达4.8亿,在移动音频行业的市场占有率为73%,处于音频平台头部的喜马拉雅FM上市消息自然吸引着众多目光。

  喜马拉雅相关负责人向《投资者网》表示:目前并没有具体IPO计划,对于喜马拉雅而言,现阶段希望产品、内容、服务做得更扎实,而不是贸然上市。

  热潮退却

  2016年,知识付费在国内兴起并形成热潮,一时间分答、知乎live等App及产品受到追捧,吸引了大量用户,知识付费成为业内认为的新风口,2016年也被称为知识付费元年。

  喜马拉雅也瞄准了这次机会。发展前期,喜马拉雅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流量广告、社群和硬件三个部分,直到2016下半年,喜马拉雅内容付费的收入超过了流量广告、社群、硬件三部分的总和。喜马拉雅副总裁张永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做了四年时间,终于找到了变现模式。”

  喜马拉雅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有声书用户收听数据显示,平均每位用户收听18本有声书,累计收听的总时长超过30.8亿小时。与此同时,有声书为喜马拉雅FM带来的流量超过50%。

  然而,这股热潮亦开始渐渐退却,知识付费因优质内容的稀缺广受“智商税”、“贩卖焦虑”的诟病。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产品平均复购率仅为30%。

  另外,同为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网络音频行业研究报告(2018)》数据显示,中国网络音频行业用户规模虽一直保持增长,然而增长率却一直在下降。

  版权乱相

  在内容方面,喜马拉雅告知《投资者网》,喜马拉雅已与全球最大中文阅读平台腾讯阅文集团达成排他性合作,获得海量版权内容。目前喜马拉雅拥有市场70%畅销书的有声版权,85% 网络文学的有声改编权,6600+英文原版畅销有声书。

  然而,据了解,音频产品知识产权侵权造假成本较低,导致存在版权经营乱相。《投资者网》在裁判文书网发现,涉及喜马拉雅的诉讼多达718起,其中大部分为版权纠纷。

  今年1月,有网友反映,在喜马拉雅上搜索金融历史学家宋鸿兵的书《鸿观》,结果却搜到一个“假宋鸿兵”在讲解这本书。宋鸿兵随后在微博上回应称:“平台也太缺乏知识产权意识了,这是公开盗版啊!”

  而此盗版节目,订阅量有2626,播放量则达到了7.3万。

  类似事件并非个例,2018年,作家蔡春猪、唐小饭、张瑶等人的作品,都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在喜马拉雅出现了有声书作品;去年九月,作家丁道师也发现自己和蜻蜓FM筹备多时,联合推出的一档原创音频节目——《丁道师杂谈》出现在了喜马拉雅FM平台上,且用户无需付费就可以免费收听和下载。

  对此,喜马拉雅向《投资者网》表示:“如对于知名IP内容遭受到侵权行为时,我们会遵循“红旗原则”(“红旗原则”最早规定在1998年美国版权法修正案中,中国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也借鉴了这个原则)。法务相关同事也将与原创者一起对侵权行为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如涉及到普通用户在上传音频作品时,在上传流程中我们遵循“避风港原则”,会要求作者持有授权证明,同时为防范侵权,如在平台审核中检查出问题后,我们会取消用户的资格,依法追究用户的法律责任。”

  面对日益复杂的市场变化,喜马拉雅也在多方拓展业务。

  据悉,喜马拉雅正在招募短视频创作者,平台许诺“优质短视频用户将会获得官方推荐扶持、签约合作机会。”除了一定程度的流量倾斜,据了解,喜马拉雅对签约机构和主播暂时没有补贴。6月到7月,喜马拉雅打算招募1000名主播,9、10月将达到3000名,其中包含了网红带货等商业变现模式。

  对此,喜马拉雅表示:喜马拉雅的定位一直是做一个能服务上下游的综合平台。在上游,喜马拉雅邀请更多生产者加入并自己投资孵化优质创作团队,在下游,喜马拉雅也在加大对汽车、智能家居等终端的布局。未来,喜马拉雅将会持续为内容创业者提供包括内容服务、数据分析、推广、商业化等一系列的孵化服务。(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喜马拉雅再传上市 如何面对退去的行业热潮及版权乱相

2019-06-18 07:30 来源:投资者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