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幼教行业资本化“退潮”:业务盈利下滑 A股首现资产剥离

2019年07月12日 07:11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每经编辑 陈俊杰

  多年来潮流涌动,随着去年11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幼教新政)的发布,幼教资产证券化的“潮水”正在退去。

  6月29日,秀强股份(300160,SZ)公告,公司股东大会已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幼儿教育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公司拟作价2.8亿元出售旗下幼儿教育资产,接盘方为公司实控人卢秀强、陆秀珍共同控制的企业。

  幼教新政实施以来,“大震动”“重新洗牌”“转折点”成为行业关键词。资本市场上,不少幼教公司股价跌幅较大。以红黄蓝为例,幼教新政前,公司市值一度达到60多亿元,如今只有不到14亿元。去年11月至今,威创股份(002308,SZ)、枫叶教育(01317,HK)也有17%和30%的跌幅。

  行业巨变下,越来越多的幼教公司开始修订自己的战略,原来通过并购迅速做大的路径逐渐被摒弃。而秀强股份出售幼教资产,是第一家明确对幼教资产剥离的A股公司。如今,沉下心来好好丰富产品线、拓展年龄段的市场,逐渐成为幼教企业的共同选择。好在国内教育市场整体发展态势依然强劲,在细分领域,幼教和K12(学前至高中教育)仍被认为最具潜力。

  上市公司幼教业务出现亏损

  “剥离幼教资产,主要是考虑到新政策出台的因素。”7月9日,秀强股份有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后续公司将专注于智能玻璃、智能家居等领域,幼教资产将由大股东接手运营。

  不久前,秀强股份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了剥离公司全部幼教资产的议案。“剥离的体量也不算小。”上述秀强股份人士对记者说。截至2018年底,秀强股份幼教资产总额达到4.32亿元,净资产约2.63亿元。

  除了政策因素外,公司幼教产业未来经营情况的不确定性,也是剥离的原因之一。去年,秀强股份幼教业务营收为2.05亿元,但亏损额却超过3亿元,相比2017年公司幼教业务亏损的5263万元,明显扩大。

  幼教业务出现亏损的不止秀强股份一家。去年,拓维信息(002261,SZ)旗下全资子公司山东长征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征教育)也由盈转亏,亏损3516.10万元。其是一家主营幼儿教育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

  对于长征教育亏损,今年6月底,拓维信息在回复交易所问询时称,“主要受幼教行业政策影响”。长征教育幼儿产品销售业务呈不断下滑趋势,去年收入和利润分别下滑52.15%和171.95%。

  “一所高品质幼儿园前期投入成本非常高昂。因为涉及到高房租、课程体系开发、教师系统培训、高标准运营管理等诸多因素。”7月10日,红黄蓝副总裁张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民办幼儿园转为普惠园后,获得的政府补贴额度较低,一定程度上不少民办园较为艰难。

  “普惠园虽有政府财政补贴,但目前的政府补贴标准不是依据成本核算制定的,与公办园财政投入还有一定差距,且存在较大地区差。”张帆称,尤其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持续上涨的房租、人力和各项管理成本增速明显,相较于全国统一的普惠收费,运营压力远大于其他城市。

  一家高品质幼儿园的成本确实不菲。以北京市为例,2018年北京市加大了对幼儿园财政补贴力度,对办园质量相对较高的市级示范园和一级园每生补助达到12000元/学年,对二级和三级园每生补助也达到8400元/学年。

  目前,不少民办幼儿园盈利能力出现下滑,幼教行业似乎正告别“黄金时代”。特别是新政提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顿时,幼教资产证券化之路遭遇“大刹车”。如今,由于盈利能力下滑,部分已上市的幼教资产也被主动剥离。

  “资本投入到学前教育,并不应只关注资本的逐利性。”在张帆看来,社会发展过程中,各行各业都会有资本的介入,一定程度上资本也服务了社会经济发展,关键是看资本的介入是否能够提升整个行业的水平,同时遏制过度逐利的行为。

  不过,张帆也坦言,教育行业有其独特性,在这个领域,大众更关注公平性、质量和某些具体行为的规范。所以应倡导“市场化+政府补贴+完善的质量标准和监管”。对于资本涌入,也需要对其具体性质和动机加以区分。

  幼教公司纷纷调整发展策略

  “基本可以判定民办幼儿园的上市之路已被‘封死’。”刚得知幼教新政发布时,一位经营民营幼儿园的企业家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资本市场的反应是迅速的。新政发布的当天,红黄蓝股价20分钟内两次触发熔断,收盘时股价跌幅约53%,当日公司市值蒸发超17亿元。

  除在美股上市的红黄蓝外,拥有幼教业务的港股公司和A股幼教概念股亦受到冲击。去年11月16日,新政发布的第二天,枫叶教育股价暴跌超过18%,威创股份跌停。而自去年11月15日以来,港股公司博骏教育下跌超过50%,枫叶教育跌幅超过30%,21世纪教育(01598,HK)跌幅超过25%,威创股份股价已下跌超过18%。

  “与秀强股份不同的是,我们并不直接开设和运营幼儿园。”7月9日,威创股份有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主要是提供幼教产品和服务,幼教新政对公司业务并不产生直接的影响。

  即使如此,去年威创股份净利润下滑了16.57%,扣非后净利润下滑更多,达到31.43%;今年一季度,威创股份净利润下滑了68.35%,而扣非后净利润下滑了82.12%。实际上,幼教产品和服务几乎占到威创股份主营业务约“半壁江山”。

  幼教新政前,借助资本的力量大量并购快速做大,是行业内“主流”的打法。但随着民办幼儿园的上市之路几乎被“封死”和盈利能力的下滑,幼教类上市公司开始纷纷修订发展战略。

  在2018年报中,21世纪教育明确表示,将中止线下幼儿园的扩长并继续以轻资产的形式运营。威创股份也在2018年报中称,公司将进一步加大在0~3岁儿童托育、早教,以及3~8岁儿童素质教育领域的投入,并提供更全面的儿童成长解决方案。而幼教业务占整体营收较小的秀强股份,干脆就“放弃”了这块业务,将其卖给了大股东。

  去年,红黄蓝的盈利能力也受到影响,净利润由盈转亏,大幅下降约123%,今年一季度,公司扣非后净利润仍处于下滑状态。

  “我们在探索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机制。”张帆告诉记者表示,红黄蓝也在配合政府探索多层次办园的模式,未来仍愿意先行先试,在课程研发、教师培养、信息化建设、环境创设等方面持续投入。

  资本热潮后幼教行业何去何从

  虽然幼教新政出台后行业出现“退烧”现象,但张帆依然看好幼教行业前景。“学前教育行业仍是朝阳行业。”中国家庭对于孩子早期教育重视度越来越高,教育消费占家庭总体消费比重也逐年上升。

  “随着人口结构调整、二胎政策及大范围消费升级,教育支出在中国家庭消费支出中占比逐年加大,教育市场整体发展态势依然强劲。”今年6月底,科斯伍德(300192,SZ)在一份公告中称。

  德勤在《2018中国教育行业发展报告》中预计,到2020年,民办教育总体规模达到3.36万亿元;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接近5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0.8%。其中K12教育和幼儿教育仍是需求最强劲的细分领域。

  “行业内既有挑战,也有机遇。”幼教行业分析师张明(化名)对记者称,现阶段,学前教育民办幼儿园众多,由市场定价园转为普惠园只是第一步,主要是为了实现学前教育公平发展。但不可否认,优质办学资源仍然较稀缺。

  “有没有的问题正在逐步解决,但好不好的问题却日益突出。”在张帆看来,学前教育作为根基教育,是提升全民族素质的首要环节,不能以牺牲质量换取数量。

  在这方面,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后,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增加了两个“更”字,即要“发展更加公平更有质量的教育”,同时还提出“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供给,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幼儿园,只要符合安全标准、收费合理、家长放心,政府都要支持。”

  张帆认为,从未来整个幼教行业来看,只会继续走向高品质发展,同时行业竞争将更加激烈,不顺应时代发展潮流、无法满足广大家庭对于优质教育需求的落后园所将会被淘汰。未来民办学前教育将会实现良性发展。

  “虽然,幼教资产没法通过证券化迅速变现了,但好的民办幼儿园未来仍会持续‘吃香’。”张明判断,未来集团化办园模式仍会长期存在,多品牌、多业态、多地域的融合办园模式,仍将继续发展。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幼教行业资本化“退潮”:业务盈利下滑 A股首现资产剥离

2019-07-12 07:1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