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中药第一股”生死劫:天目药业市值暴跌30亿 4轮易主10年9亏

2019年08月13日 18:05    来源: 北京时间财经     刁艳艳

  近日,“中药第一股”“杭州第一家上市公司”杭州天目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目药业)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 长城集团)所持的股份被冻结。这已是天目药业今年以来,第八次发布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的公告。

  对此,天目药业表示,“若控股股东长城集团被轮候冻结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处置,可能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天目药业最早起源于1958年的“天目山人民公社国药场”,至今已有近60年的发展历史。1993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杭州市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是全国第一家中药制剂的上市企业。目前,公司主营业务为药品及相关保健品的销售,主要产品有薄荷脑、河车大造胶囊、珍珠明目滴眼液等。

  上市后,作为昔日的明星公司“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荣光不在。它四轮易主,2009年-2018年十年间有九次扣非净利润亏损,更甚在2011-2013年被戴上ST的帽子,直到2014年公司因有些许盈利才得以摘帽。

  这位老牌选手发生了什么?

  天目药业前副董事长、总经理祝政曾公开表示,2007年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几经易主,导致公司经营策略不断变化,核心战略规划无法延续;公司经营层特别是高级管理人员频繁更换,员工积极性和工作连续性受到影响;公司内部管理不够规划,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等停滞不前以及公司多年来一直致力于重组并购无果,无法注入优良资产等原因导致2007年以来天目药业处于盈利和亏损的边缘。

  时间财经反复联系天目药业董秘,截至发稿,电话仍未接听。

  对于天目药业这种频繁被举牌,且没有资产注入,过几年就卖掉的情况,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告诉时间财经,“这种情况比较奇怪,有可能是为了资本运作的需求,概率比较高。”

  截至8月12日A股收盘 ,天目药业股价为13.02元/股,下跌1.06% ,总市值15.86亿元。与2016年高点相比,当年1月11日盘中一度达到37.68元/股,收盘总市值45.89亿元,暴跌约30亿元。

  沦为“空壳”

  天目药业最初的主打产品为“九大仙草之首”铁皮石斛。从1984年起,天目药业就开始了对野生铁皮石斛转化为人工养殖的研究,而且天目山铁皮石斛获国家质检局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公司薄荷脑、薄荷素油,曾占领国内近一半的市场份额;旗下珍珠明目滴眼液,在当时也可谓家喻户晓。

  硬件有了,可是这把牌却没有打好。截至2005年年底,天目药业原实际控制人从公司拆借的资金余额高达1.18亿元,这对于年净利润不过百万级别的天目药业,无疑会造成巨大的影响。

  2006年,一家名为现代联合的公司以100%的溢价拿下了天目药业的控股权,结果“才出狼窝又入虎穴”,2006年11月至2007年4月,现代联合同样以关联交易的方式,占用了上市公司近1.2亿元的资金,并且未按相关规定予以披露。

  由于接连亏损,天目药业在2011-2013年被戴上ST的帽子,直到2014年公司因有些许盈利才得以摘帽。为避免长期ST而遭退市,天目药业选择变卖资产获取利润。2011年天目药业转让杭州天目保健品和杭州天目山铁皮石斛的股权;2013年,公司出售深圳京柏医疗设备、天目北斗以及天工商厦等公司股权。2014年,公司以人民币200万元出售全资子公司杭州天目北斗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全部股权。

  四度易主

  天目药业从1993年上市至2006年一直是国有控股公司。2006年1月,章鹏飞通过现代联合投资公司,以溢价100%的代价收购了天目药业大股东的所有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

  从2011年7月到2011年12月,“并购教父”宋晓明通过长城国汇旗下深圳诚汇、深圳长汇和深圳诚汇三家有限合伙基金,在二级市场对当时简称为*ST天目的天目药业实施了两次举牌。

  2012年4月,宋晓明通过天津长汇等4家公司第三次举牌天目药业,此次举牌后,宋晓明所管理的基金持股比例达到15.76%,宋晓明的长城国汇成为天目药业实际控制人。

  就在大家期待公司业务要进入正轨时,2013年5月长城国汇有限合伙人杨宗昌将普通合伙人宋晓明踢出局,取而代之成为长城国汇实际控制人,继而成为天目药业新的实际控制人。

  2015年10月,杨宗昌将长城国汇所持天目药业全部股权转让给长城影视集团赵锐勇、赵非凡父子。2016年1月11日,长城集团成为天目药业大股东,赵锐勇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章鹏飞、杨宗昌、宋晓明,赵锐勇,从2010年到2017年,天目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换了四波,而被举牌还在继续。

  2017年一季度,青岛市崂山区财政局全资孙公司汇隆华泽四度举牌天目药业,截至3月24日,其累计持股2435.57万股,占比20%,逼近第一大股东,由此一来,上市公司开始上演控股权争夺战。

  在天目药业遭受汇隆华泽举牌之际,长城集团对外宣称:“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出让天目药业控股权。”

  可就在去年9月份,长城集团实施引入战略投资计划,与汇隆华泽的独资股东青岛全球财富中心达成合作意向,以13.5亿资金支持交换天目药业实际控制权。但天目药业并未进行披露,直至今年1月,双方卷入诉讼后才曝光这场密谋卖壳。

  此外,重组失败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天目药业独有的标识。资料显示,自2010年以来,天目药业以年均一次的频率进行了7次重组,但7次重组均以失败告终。知名经济学者、财经评论家郭凡礼对北京商报表示,天目药业业绩不佳是公司连续多次重组失败的重要原因。另外,自2011年开始,天目药业陷入股权纷争,并凭借股权争夺大战收割资金,令投资者失去信心。

  十年九亏

  财报显示,2009年-2018年,除去2014年,天目药业的扣非净利润均是亏损状态,10年扣非净利润合计亏损2.4亿元。而且天目药业在2009年和2012年分别爆亏5498万元和8769万元。2018年虽然营业收入上涨,但扣非净利润亏损2582.83万元。

  归母净利润层面,公司在2009年~2018年的10年时间里,5年盈利、5年亏损,合计亏损1.86亿元;从盈利年份来看,除了2011年获得归母净利润2644万元外,其余盈利年份盈利数均不超过千万。而在亏损年份,天目药业分别在2009年、2012年和2015年亏损7532万、8884万和2154万,亏损在两千万以上。

  由于连续亏损,天目药业在2011年至2013年间被ST,直到2014年才摘帽。2013年、2014年、2016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1万、271万、122万,燃而当年的政府补助分别为245万、2302万、1025万。

  营业收入层面,公司从2009年到2017以来均没有大幅增长。2009年营业收入为2.45亿元,此后一直在2至3亿间徘徊,直到2015年天目药业营业收入暴跌到9476.58万元。2018年好似迎来了转机,营业收入暴涨至3.58亿元。

  公司资产负债率一直偏高,如2010和2011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在50%上下。自2012年后,资产负债率不断攀升,从2012年的67.7%逐年上升到2018年的80.27%。

  据21世纪报道消息,根据产业分析报告,中药行业的资产负债率在2015年为40%左右,天目药业的资产负债率明显高于其他中药企业。2009年到2016年的财务数据显示,相比于3亿元左右的总资产,天目药业的短期借款占总资产的比例总维持在30%~40%之间。负债率如此之高,使得天目药业这些年内部“造血”能力并不强。

  据天目药业年报的现金流量表,从2010年~2016年,天目药业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260万元、-649万元、-1982万元、1237万元、65万元、-147万元和161万元。经营性现金流在大部分时候入不敷出,经营性活动无法帮助企业偿还负债。2017年-2018年,经营性现金流为正,说明经营情况有所改善。

  2019年一季度,天目药业的营业收入为7571万元,同比减少16.23%,净利润亏损187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330万元。其预计,本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末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原因是非经常性收益同比大幅减少。看来天目药业要十年扣非净利亏损了。

  在控股股东股份八次被冻结的情况下,公司近期扣非净利几乎均为负,公告也称不排除要转让股权,似乎天目药业要成为长城集团的“弃子”了。(北京时间财经 刁艳艳)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中药第一股”生死劫:天目药业市值暴跌30亿 4轮易主10年9亏

2019-08-13 18:05 来源:北京时间财经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