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龙星化工卖壳失败庞雷出局 净利大降75%刘氏兄弟套现8亿

2019年11月01日 08:17    来源: 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第25个年头,炭黑生产企业龙星化工(002442.SZ)再度陷入经营困境。

  今年前三季度,龙星化工实现营业收入21.43亿元,同比下降6.72%,净利润(归属于上市贵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为2395.41万元,同比大降75.56%。

  龙星化工成立于1994年1月,至今已有25年。长期以来,公司以炭黑生产为主业,为国内行业骨干企业。2010年7月6日,公司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在财报中,龙星化工称,公司在部分领域保持国际先进水平,能源综合利用等领域行业领先。

  不过,上市以来,龙星化工的经营业绩有些糟糕。2012年至2015年,公司净利润连续4年下降,到2015年亏损0.82亿元。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持续回升,没想到在今年前三季度突然大幅下降。

  备受关注的是,为了提振业绩,龙星化工多次重组失败后,曾寄望于卖壳。知名资本人士庞雷曾通过受让股权及表决权受托等方式获取龙星化工控制权,只是,因为密集推出的重组未能顺利实施,定增募资方案被否决,庞雷也因此败北出局。

  卖壳失败、产业转型未果,龙星化工经营面临新的困境,而公司实控人刘江山及其弟弟刘红山已经获利不菲。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通过股权转让及二级市场减持,兄弟二人早已套现约8亿元。

  营收净利再度双降

  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再度双降,似已表明龙星化工经营遇到了新的困难。

  根据三季报,今年前9个月,龙星化工实现营业收入21.43亿元,同比下降6.72%;净利润为2395.41万元,同比下降75.5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0.21亿元,同比下降77.54%。

  在此前披露三季报业绩预告时,公司曾对经营业绩大幅下降做过解释,即受炭黑行业上下游市场影响,轮胎企业采购意愿下降,炭黑价格同比下降,导致产品毛利率大幅降低,盈利水平下滑。

  前三季度,龙星化工的毛利率、净利率分别为12.48%、1.12%,同比分别下降5.25个、3.15个百分点。

  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降,这在龙星化工的发展史上并非首次。2012年、2015年,类似的景象同样上演过。这两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9.40亿元、17.37亿元,同比分别下降5.03%、28.76%。对应的净利润为0.44亿元、-0.82亿元,分别下降63.96%、649.44%。

  利润表显示,相较去年同期,今年前三季度,龙星化工存在刻意“降本”迹象。在营业收入微降的情况下,公司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都有所压缩,降幅分别为11.83%、16.67%、20%。

  至少四次资本运作失败

  龙星化工也曾筹划过多次重大资重组,以进行产业转型、提振业绩,最终均以遗憾收场。

  在2010年上市之后,龙星化工经营业绩就较为惨淡。为了扭转竞争劣势局面公司也曾努力过。2012年至2015年,公司推出两次定增方案,拟募资12.93亿。最终,两次定增募资均被终止。

  接连融资失败,实控人刘江山似乎有些灰心,而包括副董事长俞菊美、总经理李学波等7名董监高似乎也看不到公司发展前景,于2016年5月集体离职。

  此时,龙星化工似乎走上了卖壳道路,相继推出收购教育类资产、浙江古纤道绿色纤维等,均未获得成功。

  2017年上半年,相继试图借壳宏达新材、斯太尔未果的庞雷,盯上了龙星化工。很快,庞雷就与龙星化工原实控人刘江山协议。即庞雷通过上海图赛出资6.95亿元受让刘江持有的龙星化工3.263万股股份,占总股本6.80%。投桃报李的刘江山将3200万股股份表决权委托给上海图赛行使。此外,上海图赛还受让信托收益权,耗资4.19亿元间接持股7262.94万股,占总股本15.13%。如此一来,上海图赛拥有28.60%实际可支配的上市公司表决权,成为控股股东,庞雷取代刘江山成为新的实控人。

  一边筹划将旗下资产证券化,一边办理股权受让交割事宜,庞雷试图闪电完成龙星化工的产业转型。

  2017年12月19日,龙星化工宣布停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所购买资产涉及新能源汽车行业。然而,仅仅12天,公司就宣布终止重组。

  本次重组终止仅14天,也就是2018年1月16日,龙星化工再次公告称正在筹划涉及收购资产的重大事项,所收购资产涉及新能源汽车。2个月后,公司宣告这次重组也终止了,标的为在新三板挂牌的北京富电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富电绿能),交易对方为庞雷之妻吕勤燕。

  重组终止,龙星化工又宣布直接或与设立的产业基金用现金方式收购富电绿能41.54%股权,最终不了了之。

  此外,龙星化工还曾宣布,出资不超4亿元,与湖南宝庆和邵阳宝庆共同出资设立宝庆同创新能源产业基金合伙企业,将主要投资于湖南省邵阳市境内新能源汽车及相关产业、光伏地热等清洁能源产业、与新能源产业存在重大战略合作的相关企业,该基金规模为30.1亿元。

  目前来看,这些都是庞雷开的“空头支票”,龙星化工新能源梦想仍滞留在梦中。

  几经折腾未果,去年5月,上海图赛宣布放弃表决权委托。同时,庞雷受让信托收益权事宜也未成功。今年4月,随着上海图赛说所持龙星化工股权被司法拍卖,庞雷也彻底出局。

  刘江山兄弟已套现8亿

  卖壳失败,转型新能源未果,龙星化工陷入发展困境,而其实控人刘江山兄弟已经完成约8亿元套现。

  龙星化工主营业务单一,截至目前,公司营业收入全部来自炭黑的生产和销售。去年,公司炭黑国内市占率为9.94%。

  根据财报披露,公司生产的炭黑产品90%轮胎企业。受炭黑企业扩张、轮胎企业需求下降等因素影响,龙星化工的经营受到严峻挑战。主营业务单一、市场需求波动,这直接导致龙星化工经营业绩波动频繁,且总体不佳。

  龙星化工资金也不充足。截至今年9月末,公司货币资金为3.61亿元,长短期总债务合计为4.89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4.76亿元。今年前9个月,公司财务费用为0.37亿元。

  经营业绩不佳,实控人刘江山及其兄弟刘红山大肆减持套现。

  早从2011年8月30日开始,限售股解禁刚过一个月,时任公司副董事长俞菊美就一次性减持600万股,套现0.70亿元。自此开始,董监高徐刚、管亮、马宝亮、孟奎等多人相继实施减持套现。

  刘江山的减持始于2014年,当年10月31日减持480万股,4天后又减持480万股,4天时间,就通过减持套现了0.65亿元。

  当然,刘江山的最大规模减持并非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而是在试图卖壳之时,向庞雷控制的上海图赛转让3263.26万股股份,一次性套现6.95亿元。

  刘江山的胞弟刘红山减持主要通过二级市场实现。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2016年,其累计减持约3.24%股权,完成了清仓,累计套现过亿元。

  二级市场上,龙星化工股价走势颇为难看,截至昨日收盘,其股价为4.54元/股,后复权价为11.75元/股,已经低于2010年上市时发行价12.50元/股。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龙星化工卖壳失败庞雷出局 净利大降75%刘氏兄弟套现8亿

2019-11-01 08:17 来源:长江商报
查看余下全文